?
當前位置:首頁 >> 廉政教育 >> 廉政文化 >> 廉政書畫 >> 正文

勞動之美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2020-05-07     字體大小:[大] [中] [小]
  “手把青秧插滿田,低頭便見水中天。心地清凈方為道,退步原來是向前。”據說這是唐代布袋和尚的一首詩,通過插秧來觀察生活、領略自然,頗有禪機和哲理。

  插秧,故鄉閩北人叫栽禾。記憶中,那不是一般的勞動,而是另類的“藝術表演”——在肥沃的水田間,畫上綠色五線譜。那種辛苦中夾帶的快樂,只有親歷者,才能夠體會。

  五線譜是世界上通用的記譜法,在五根等距離的平行橫線上標以不同時值的音符及其他符號來記載音樂。最早的發源地是希臘,它的歷史要比數字形的簡譜早得多。五線譜通常是“直”的,但在藝術創作等其他形式上,表現多是“曲”的……在時而“直”時而“曲”的五線譜上勞作,那種美,不言而喻。

  栽禾與鋤禾,一字之差,卻大不相同。鋤禾,彎著腰,弓著背,不單費力,而且累人。其實栽禾較之鋤禾,其辛苦程度要大得多。南宋詩人楊萬里的《插秧歌》可以佐證:“笠是兜鍪蓑是甲,雨從頭上濕到胛。喚渠朝餐歇半霎,低頭折腰只不答。”

  栽禾在老家莆田叫布田。雖然漢語辭書中,找不到布田這個詞,但在古代漢語中,布有陳列、展開,分散到各處的意思。而田,指的是耕種的田地。布田,便是借用布和田的相關詞義,來指代將秧苗展開、栽插到水田里的農活。

  布田之前,要先拉好秧繩,類似于在稻田中“畫跑道”。用棕繩或尼龍繩編織而成的秧繩,既結實又不怕水浸泡。每根秧繩長度都在數十米,夠得上從田的這一端拉到那一端,且既要拉緊,又要拉直。一條條秧繩,按照一定寬度間隔拉好,并用一頭削尖的竹片固定后,“秧手”們便依次下到田里,有章有法同時開布——彎下腰身,兩腳平跨,左手持一把秧苗,右手迅捷地分出一小撮,如小雞啄米一般,快速插進田里。一邊插,一邊退。這樣,插下田的秧苗,就不會被踩到。

  唐代詩人李紳寫過《憫農》詩:“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可謂家喻戶曉,婦孺皆知。勞動是平凡的,但平凡中孕育著偉大。人世間的美好夢想,只有通過辛勤勞動才能實現;生命里的燦爛輝煌,只有通過誠實勞動才能鑄就。

  幼時,常跟著大人干一些力所能及的農活。那時,水田里水蛭很多,下田勞動,難免被其叮咬。第一次勞動,便遭到水蛭“偷襲”,緊緊吸附在我瘦細的小腿上。發現之后,我快步跑到田埂上,連跳帶跺,無濟于事。是父親伸出援手,才把水蛭從我腳上“剝離”,我哭出聲來……年幼的我已深感勞動不易。

  后來,隨著年齡的增長,我也學會了其他農活。記憶最深的,便是栽禾。本地素有“栽禾師傅割禾人”之說,意思是,割禾是簡單勞動,栽禾則是技術活兒。

  萬事開頭難,栽禾也一樣。“領栽”者,通常是技術高超、經驗豐富的“老農”。倘若是長而彎的梯田,便順田就勢,隨著田形的變化而變化,或弧形,或S形,領頭者順著田埂一路栽去,其他人在一側跟進。當一丘田栽滿后,放眼望去,那些可愛的禾苗,既像樹木的年輪,又似綠色的五線譜——間隔均衡,線條流暢,彎曲自如,美輪美奐。

  如今,隨著農業機械化的普及,昔日的栽禾已被自動插秧機取代。而我,也早已離開農村了。但每每回憶起當年栽禾的情景,那綠色的五線譜,仿佛又浮現在眼前。一種歷久彌新的歡樂,便從心中油然而生。

  “中國夢,幸福夢,富強夢,實現夢想靠勞動;中國夢,你的夢,我的夢,共同筑起中國夢。汗水灑田野,飛船遨蒼穹。高橋通天塹,深海潛蛟龍。那里有我們勤勞的身影,那里有我們創新的勞動。”這是歌曲《勞動托起中國夢》中的幾句唱詞。有人說,生活總是在艱苦辛勞中綻放美麗。勞動之美是汗水浸染過的秋實,是歲月滋潤過的春花,是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是創造奇跡的雄心壯志……

  生活中的我們,能力有強有弱,本事有大有小,智慧有高有低,但只要具備勞動的技能和條件,縱然創造不了奇跡,也可以盡自己之所能,在平凡的付出中,回報社會,譜寫榮耀;在快樂的奉獻中,綻放美麗,體味精彩;在辛勤的勞動中,施展才干,演繹光榮。(張桂輝)

? 河北11选5前三直遗漏 体育彩票36选7开奖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12567 百家乐补第三张牌规则 江西时时彩开奖视频素材 bg娱乐是靠谱吗 足彩胜负彩分析网站 玩mg电子游戏手动还是自动 世界杯半全场玩法 秒速飞艇官方开奖 ag视讯在哪里靠谱 多乐彩11选5开奖结果 急速赛车开奖号码 河南快三遗漏和值推荐 河内5分彩怎么杀号最准确 亿客隆平台注册 p3试机号排列三试机号查询今天